Anitama新声:虹色的口袋

摘要: 网络八卦、趣谈、言论集锦。

10-11 21:22 首页 Anitama讲道理

图片来源:《吹响吧!上低音号》


欢迎关注Anitama订阅号!


京都新闻称,受到动画《吹响!上低音号》的影响,原本在现实里鲜少有人问津的乐器上低音号的知名度有所提高,报名演奏上低音号的初中生数量也增加了。在以往,甚至有学生是报名其他乐器而不得,只得“哭着负责上低音号”的。然而现在,有不少学生都把上低音号作为自己的第一志愿。


根据京都府初中吹奏乐联盟的说法,上低音号只有在管乐合奏里才会使用,所以知名度极低,再加上很少吹奏独奏或者主旋律,所以过去很少有学生愿意演奏,往往是报名单簧管、小号、长笛等人气乐器却最终未获选的学生来负责上低音号。


然而,受到“在宇治市的高中负责上低音号的女生担任主角的动画”的影响,近年来,将上低音号作为第一志愿的初中生增加了。


在进行曲名门宇治中吹奏乐部,最近几年,每年都能让第一志愿的学生去演奏上低音号。吹奏乐部顾问三好景都对比自己的初中时代,对动画的影响之大感到惊讶。


该校二年级学生吉川七音原本在犹豫该不该选小号,但是看过动画之后,选择了上低音号。她在自己的房间里也张贴了动画的海报,表示“能够吹奏向往的乐器,练习起来也开心了。动画里能产生共鸣的场景也很多”。一年级学生仁保今日子也说,自己是在车站看到动画海报,才对上低音号产生了兴趣。


上低音号突然受到大家关注,让高年级学生也感到欣喜。在动画以别名登场的京都橘高的三年级学生原田纯玲笑容满面地对记者说,她当年是受到学姐的影响主动报名选择了上低音号,但也有学妹是哭着接受这个位置的。在以前,她就算和别人说起乐器的名字,别人也往往一头雾水表示不知道那是什么。如今上低音号的知名度提升了,让她感到非常开心。


京都府初中吹奏乐联盟副理事长平冈顺一说,上低音号是联结起高音和低音的乐器,扮演着重要的位置。如果上低音号能演奏得好,乐团的声音也会更加澄净。学生自愿来演奏的话,水平会提高得更快。作为指导者,他非常感谢动画的影响。



http://www.kyoto-np.co.jp/top/article/20170818000124


不知道 Anitama 的读者当中,有多少人已经生儿育女。为人父母,会遇到许多苦恼,是我们这些单身汉很难体会到的。比如说,虽然想去同人展,但是又不能放年龄还小的孩子一个人在家……


日本有一家叫做“虹色口袋”的托儿所,正是为了宅女妈妈们的这种现实的烦恼而生的。运营这家托儿所的,既不是企业也不是机构,而是一位有了两个孩子、同时自己也在以现在进行时享受同人活动的母亲,四辻さつき女士。



在 Comiket 的第一天,网络媒体 BuzzFeed News 采访了这家托儿所。


“虹色口袋”是配合同人展会的时间,在会场附近设置的临时托儿服务,由专业的保育工作人员来照料参加同人展的父母的孩子。“虹色口袋”在今年 1 月第一次运营,接下来的 3 月、5 月也配合大型同人展营业。这一次,是第一次配合 Comiket 连续运营三天。


当记者在 8 月 11 日早上九点多来到“虹色口袋”时,已经有不少小朋友在这里安然自得地玩耍了。来得最早的孩子,早上 7 点半就到了托儿所。第一天,一共有 11 名 1~4 岁的小朋友被“寄存”在“虹色口袋”,其中有不少都是兄弟姐妹一起被送到这里。



“虹色口袋”的工作人员都是拥有日本全国保姆协会(NCMA,Japan)“Child Master”认证的资深保姆 (保姆的认证名字要不要这么中二啊) ,平时都在自家或者雇主家从事保姆工作。


为了应对可能存在的过敏等问题,孩子们的午餐都是自带的。大家以各自的步调用餐,吃完了就可以去玩。如果困了,还可以到安静的隔壁房间睡午觉。


当父母来接孩子的时候,托儿所还会提供一份报告,告诉父母每个孩子在各个时间段都做了什么。用餐和排便等状态也会详细地做出报告。这样细致的工作,只有专业的保姆才做得到。



“虹色口袋”的主办四辻女士在怀上今年 1 岁的二儿子之后,因为养胎时无事可做,迷上了深夜动画。虽然她原先也喜欢动漫画,但是沉迷到开始同人活动的程度,这还是第一次。她在 pixiv 上阅读、创作二次创作,在推特上和宅友们展开交流。在养胎、育儿的过程中,这也是消除压力的好方法。


虽然丈夫和婆婆都支持她的同人活动,但是在难得的周末或者假期,把两个孩子都交给家人照顾,自己一大清早就跑去同人展,作为母亲,四辻女士总觉得过意不去。再加上推上的宅友里也有在养孩子的母亲。四辻女士意识到,或许存在这样一种临时看管孩子的需求。


求人不如求己,四辻女士迅速开始了研究,发现从法律上来讲并没有问题。她一边向企业、专家还有宅友妈妈们寻求咨询,一边开始摸索。



今年 1 月,“虹色口袋”配合同人展的档期,第一次营业。当时的宣传推文,如今已经得到了九千多次转发。虽然有不少支持的声音,但是也有“既然孩子还小就不能忍忍吗”“一条人命怎么能轻易交给别人”之类反对的意见。


这种批评没有让四辻女士气馁,她也知道,托儿所最重要的就是风险管理。因为有批评的人在,她也更加处处小心谨慎。


只是,由于临时借用展馆附近的场地,又有种种难以压缩的支出,“虹色口袋”的费用难以避免地会比较高。四辻女士坦承,现在使用她们服务的人,要比当初预想得少。


使用人数少,就会亏损。但是,四辻女士说,毕竟有父母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使用她家的服务,她也想要再坚持一段时间,同时逐渐提高服务的认知度,谋求转机。


四辻女士还表示,如果有人在东京以外也想要开设类似的服务,她也很乐意将个人运营托儿服务的经验倾囊以授。



https://www.buzzfeed.com/jp/harunayamazaki/nijiiro-pokke


声优小伏伸之说,虽然某位动画爱好者说“动画业界太黑暗了”替业界发声,但是同一个人,也会说“动画 DVD 太贵了”。虽然小伏也希望能够让社会了解动画业界现有问题,积极转发揭露业界内情的推文;但他同时也觉得,如果观众只通过违法上传的视频看动画,那不管业界做出怎么样的改善,动画还是只有死路一条。


最近,推特上对动画业界现有问题的陈述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但是小伏也发现,有些人觉得,动画业界只要做出改革,就可以解决问题。小伏认为,如果消费者没有“为喜爱的动画支付应有的价格”的意识,不管怎么改革,都还是没有意义。


主打廉价的麦当劳,近来也在努力让价格可以定在合理的金额。动画业界也是一样。当然,作品的内容必须要有足以让人愿意付费的魅力。但是遗憾的是,不管什么时代,都有不少人,不去深入品味内容,就拿来和廉价的东西作比较。


到了这一代人,已经开始有人对用违法上传消费作品没有罪恶感了。这和 Comiket 的彻夜组问题一样。就在有良知的人为了自己喜爱的媒体的未来产生问题意识的同时,也有人只为了自己开心,就擅自做出违法行为。


如果违法的人觉得自己是“为了自己的快乐违反法律”,那他至少还是在知道是非的前提下做出了坏事(虽然毫无疑问这种人也不是好人)。但是等到人们开始觉得“这么做哪里不对了?”、毫无自觉地开始享受违法上传的盗版的时候,这种文化作品就只有衰退这一条路可走了。


小伏说,动画业界必须做出改变,这一点没有错。但是在今后还会日益发展的网络社会,如果观众的意识不一同做出改变,那么作品以动画业界无法获益的形式被消费就会成为理所当然的事。到了那一步,动画就真的没有未来了。



https://twitter.com/kobushi_


精彩内容推荐(请点击以下图片):



首页 - Anitama讲道理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