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麽多动漫游戏影视嘉年华”仲田博喜&土井一海专访

摘要: 《月歌》2.5次元歌舞剧“参谋组”仲田博喜&土井一海专访:偶像就是让人不知不觉中变得目不转睛。

09-01 21:12 首页 Anitama讲道理

图片来源:仲田博喜&土井一海受访照片


欢迎关注Anitama订阅号!


2017麽多动漫游戏影视嘉年华于2017年7月28-30日在广州体育馆分三日举办了会场活动和动画演唱会,此次活动Anitama有幸采访到了出演《月歌》2.5次元歌舞剧中弥生春&文月海的演员仲田博喜先生和土井一海先生。


——两位是“室内派”(インドア派)还是“室外派”(アウトドア派)?


土井 只用回答“YES”还是“NO”吗?


——麻烦两位具体说一说。


土井 唔……是“室内派”。以前我经常出门钓鱼,比较偏向“室外派”。现在没什么机会去了,有一次我想自己制作渔具,把手指弄伤了,当时伤的蛮严重的,就觉得可能自己并不适合这个兴趣,就不钓了。经过一段没有投入什么兴趣爱好的时期后,就变成“室内派”了。其实也算是两边都比较适应,略偏“室内”。


仲田 我当然是“室内派”。虽然“室外派”也很有趣,但是工作之余我比较享受闲暇时光。不但可以得到休息,也很喜欢在家里的这份悠闲,看看电影、品一品自己最喜欢的酒,让自己放松,给自己透透气。所以我算是“室内派”吧。但是“室外”活动我也蛮喜欢的,出门运动什么的。


——想问问两位在来到中国前对中国的印象和来到中国后对中国的印象?


土井 我感觉来了之后正如来之前的印象。人多车也多,吃的也很丰富,都蛮好吃的。来之前我就抱有这样的感觉了。


仲田 我是第一次来中国,比想象中更无国界感。之前觉得可能因为国家不同,心情不容易传达到位,性格也不一样。来了以后觉得并不像想的那样,大家都能感我所感想我所想,非常温暖。


土井 确实确实。


仲田 嗯嗯。大家都很暖人心,不过另一面,我也感受到了大家的率真,例如某件事在日本是这样的,在这边意外的是另一种感觉,毕竟距离相隔这么远,中国也有四千年历史,性格和价值观也不尽相同,既令人感觉很新鲜,又在共通之处感到很温暖。


比较震惊于人口之多,车也蛮多,这点和之前感觉差不多。


——两位都是因为什么契机进入舞台剧这个世界的?


仲田 这个问题怎么有种既视感(笑)……不过会努力想出别致的回答。


土井 我也努力一下。


仲田 我是因为看了一部电影,被这部电影中的演员演技所感动,同时有了一种如果自己也能让观众感动、能让观众感到幸福那就好了的想法,于是这就是我入行契机之一。这个还没在别的地方说过(笑)←并不是。总之这个是我一直说的真正的原因之一,不过其他契机也有一些吧。土井酱呢?


土井 唔……我的话,可以说青春年少的时候,是个总想尝试很多事的人。


仲田 哦哦,第一次听呢。


土井 当时是的。那时打过很多工,各种各样的。但是边打工边觉得好像并不有趣,工作内容很单调,虽然工作还在继续,但就是想做特别的事情,做只有自己能做到的事情。这个算是一个契机,加之遇到了一些有缘人,而且小时候也有憧憬,这些原因组在一起促成了我单独去东京发展的想法。坐上夜间巴士就去了。


仲田 一模一样!


土井 甄选前三天去的,这三天是没住处的,自己就在八公像前找的睡觉的地方。


仲田 一模一样!真的!虽然不是为了甄选。


土井 然后就是找的K房包厢啊,漫画咖啡店啊之类的过一天。最终还是落选了等等之类的,那之后经过各种事情以后,到达了现在这个阶段。


仲田 啊,好突然。急刹车了。


土井 (笑)讲起来就长了。


仲田 原来是这样。嘛,演了参谋组的人都会坐夜间巴士离开家乡。我也是,就算离家出走了(笑),是从出走开始的。


仲田&土井(同时) 诶?是真的吗?契机一样?


仲田 可能原因都是相通的,我刚刚听下来觉得是可能大家都想追求一些新的事物。虽说那些工序单调重复的工作也是有价值的,不过每天都有不同的事,每天都有不同的景色,想想自己可以为别人做些什么,追求一些新刺激,一直在我们的心里有这种想法。就算打打工或者从事了稳定的工作,可能内心还是会往新事物的方向走。


土井 嗯嗯。


——两位认为舞台部分和DANCE LIVE部分的演出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仲田 唔……


土井 唔……两者完全不同吧。


仲田 嗯,原本就是不一样的东西。欣赏的方向不同吧。虽然说不上来演出有什么区别。不过在我们月舞中,不但描绘了我们作为偶像的一面,也加入了大家日常的一面。但是DANCE部分就是全面表现了我们坚定做偶像的时间,能体验到日常的一面也只有在舞台部分了,这个是舞台部分的醍醐味。DANCE部分就是偶像的部分。有这样的区别。


土井 这个是最大的区别吧。


仲田 DANCE部分没有搞笑情节的(笑)。


土井 是啊。其他还有啥呢?……舞台部分还有武打场景呢。接下来也可能有。


仲田 嗯嗯,这个可以透露吗?大概可能确实是有的。啊,也可能没有。


土井 啊,说到区别,伴舞的大伙儿在舞台部分也有出演,有的人两个部分都有出演。他们好厉害啊。


——两位在演出中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仲田 是指舞台部分和DANCE LIVE部分两部分吗?


——是的。


仲田 唔……对我来说最大的难关是舞蹈表演,我是在进入月舞世界之后才开始接触舞蹈的,要说难点的话一直是难点,但是站在台上的时候并不会怯场,就满心都是偶像感,不过练习的时候基本上都蛮难的,这个是我最大的难点。一直是课题。YES!


土井 唔……Procellarum……怎么说呢。


仲田 土井酱满擅长舞蹈的样子。


土井 (摇头)练习的时候并不觉得是难点,蛮开心的。但是一些难的动作可能还是觉得比较难。


仲田 从我们不是专业的舞蹈演员这个角度来说,作为偶像要比专业演员花更多时间努力练习,从这个角度来说是难关吧。舞台部分怎样呢?嘛,在《月歌》动画播出之前,也就是实际能看到有性格的角色动起来之前我们就开始了月歌的舞台剧,那时候是靠自己去表演尚未动起来的角色,这个从根本上来说,当初可以参考的材料是贫乏的。像现在这样,长期出演之后自然而然就能想出这个角色应该怎样说话怎样动作。


——两位今后有想挑战其他的领域吗?比如?


仲田 希望我们做的事在以后规模能更大一些,做一些以前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在更大的会场举行演出。这个是我们需要达到的目标。


土井 这当然是了。


仲田 还有什么呢?基本上想做的事目前为止都经历过了,还有另外一些角色上的,比如Procellarum和Six Gravity之间希望能有更多的互动,年长组互相都有比较多的互动了,大家也了解了不少,希望年长和年少组有更多交流,在上一作中也没有描绘很多内容,希望从下一作开始能有更多互动,土井老师呢?


土井 我和你想的一样,真的一样。


仲田   说到领域,应该还是有很多可以说的。上次不是用到了“花枪”吗?下次还有别的武器也说不定呢。


土井 枪枪枪!


仲田 枪?突然来了枪!


土井 想试一下枪战动作戏。


仲田 哇帅气!而且好狡猾啊。我们不是赢不了了吗?


土井 你们也用不就好了?用那种冲锋机枪。


仲田 冲锋枪?月歌的世界里有这个?


土井 穿越一下时代。


仲田 请徒手搏击!徒手!


土井 啊~


仲田 感觉海很合适啊。


土井 嗯。帅气呢。


仲田 想发展的领域啊。比较想出演电视节目,身为月舞的人,难得这么多声优为我们的角色配出了生命感,可能在影像世界又有不同,不过我是真的想我们发展的更好,我们自身也想得到成长,想和大家一起登上更大的舞台。像今天这样能来中国,见到中国的观众,实际感受大家的喜爱。


土井 是的。


——今天的舞台也很热闹呢。


仲田 是的。很多人都说会一直为我们应援。眼睛里都有星星。希望能被更多的观众所喜爱。


土井 我也同样希望能有更多观众的支持。


——最后对中国的粉丝有什么想说的吗?


仲田 本次来到广州见到大家,吃了很多好吃的,去了很多好玩的地方,度过了一段很开心的时间。我们下次再来中国的时候,就是月舞的表演了!那时一定会努力表演!期待大家的到来~


土井 中国的粉丝非常暖人心。下次见面的时候可能就是月舞表演了。不过本次体验之后让我觉得这个城市是一个能让我在私人时间也来逛逛的城市!又有好吃的,又令我们度过了一段开心的时光!下次轮到我们在舞台上用表演令大家尽情欢笑!请多多关照多多应援!


——感谢两位接受我们的采访,之后的演出请加油!


仲田&土井 谢谢你们,也谢谢中国的粉丝!



两位嘉宾正在给Anitama签名


敬请期待今后的演出!


精彩内容推荐(请点击以下图片):



首页 - Anitama讲道理 的更多文章: